注意!人家复工复学,骗子也在复业了
发布时间: 2020-05-31 浏览次数: 10

近来,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逐步消退,企业不断复工,不少人也在到处找工作;学校陆续开学,学生开始返校复课。而各路骗子也在蠢蠢欲动,抓紧机会开工行骗。广州警方常备不懈,见招拆招,为事主挽回经济损失,保护了市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儿子刚刚复课,老子差点交了58800元“学费”

5月19日上午,广州市增城区的市民董先生,被一个自称是其儿子所读学校老师的男子添加为好友,对方称董先生儿子在学校报了一个培训班,一共六门课,每门9800元,总共需要交58800元,还有两个小时就截止了。对方要求董先生尽快转账过去交费,否则其儿子无法跟上学习进度,会影响到学习成绩。

几乎同一时间,增城区公安分局反诈骗中心在工作中发现,董先生很可能正在遭遇诈骗,民警赶紧通过96110劝阻热线拨打董先生电话进行劝阻,但被董先生挂断。民警随即使用工作手机再次联系董先生,联系上后及时制止其转账,避免了经济损失。

董先生事后称,当时正准备通过二维码给对方转账,就接到了96110的电话,但误以为是诈骗号码就挂了。幸亏民警又及时来电劝阻,不然就要白交58800元“学费”了。

警方提醒:各位家长在收到“交费”“转账”等信息通知时,务必要通过电话、视频等方式与老师、子女多方核实,切勿急于转账、汇款。一旦发现可疑情况,要保存好相关证据并及时报警。同时,警方再次解惑,96110是广州市、区两级反诈中心的劝阻专号,本地手机会显示为“96110”,异地手机会显示为“020(区号)+96110”,如果接到上述来电,大家一定要接听。

女儿被“绑架”了?爸爸惊慌筹集30万元“赎金”

“爸爸,救救我!我被绑架了!”

5月9日10时35分许,家住广州市黄埔区的张先生接到显示为已经工作的女儿手机号码的来电(后经核查为改号软件修改后的号码),电话里传来和女儿声音相似的哭声:“爸爸,救救我!我被5个男的绑架了,关在一个黑屋里!呜呜呜……”

犹如晴天霹雳,张先生一下子懵了,正准备细问的时候,电话里传来一把恶狠狠的男声:“你宝贝女儿在我手里,要想见人,准备30万,半小时后再联系!”然后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张先生非常担心,赶紧拨打女儿手机,但无法接通,他以为女儿真的被绑架了,于是手忙脚乱准备去筹集赎金。

正在这时,黄埔区公安分局反诈中心民警发现了该起疑似诈骗警情,马上联系张先生进行沟通核实。

张先生向民警描述接到“绑架”电话的细节后,又紧张地说:“不说了,来不及了,我要去筹钱救人。”民警马上制止了张先生的行为,告诉他可能遇到了电信网络诈骗,并指引其通过视频通话核实女儿的安全。

当在视频里看到女儿安然无恙,只是因为忙于工作未能及时接听电话时,张先生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对反诈中心迅速有效的劝阻工作表示感谢,否则30万元就会打水漂了。⠼/span>

至此,张先生仍然疑惑,为什么骗子会知道其女儿的资料?对方的声音为何会和女儿的声音如此相似?民警解释,其女儿的资料有可能在使用网络或者日常生活中未注意保护,泄露出去了;骗子会利用惊恐的哭腔、呼救声、周围的噪音甚至变声技巧来掩盖原声,加之接到“绑架”电话的人因担心亲人安全,精神极度紧张,容易失去正常分辨能力。

警方教你认识“假绑架”真诈骗:

套路一:利用改号软件改号码。事主接到的电话,号码显示通常为子女/亲属的电话。这是诈骗分子利用改号软件伪装过的号码,具有极高迷惑性。

套路二:冒充“绑匪”索要赎金。电话接通后,诈骗分子声称已绑架其子女/家人,向事主索要巨额赎金。有的通话过程还会伴有子女求救声,令事主极度紧张。

套路三:进一步威胁事主实施诈骗。如果事主深信不疑,诈骗分子将不给事主求证机会,要求事主尽快交“赎金”;如果事主持怀疑态度,挂断电话向“被绑”家人求证时,会发现家人的电话长期占线,已经“失联”,令事主对“绑架”信以为真。

警方提醒:广大市民要保护好个人隐私,不要随意在网络和生活中透露个人信息;遇到此类“绑架”来电,一定要保持冷静,立即向亲属求证是否安全,如果暂时联系不上也不要着急,多打几遍电话,或向公安机关求助,不要相信骗子不准报警的说辞。

“温情式洗脑”,助你“轻松月入6万”

疫情隔离为时持久,导致不少市民生活艰难,着急赚钱,正好成为非法传销组织的重点发展对象。5月11日,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通报:黄埔区警方打掉一个以广州某贸易有限公司为幌子,以推销商品、“拉人头”缴会费为方式的非法传销组织,缴获非法传销培训专用笔记、工作计划、行业书籍、心得笔记等近百份,对15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及时消除了这一影响疫情防控和社会治安的风险隐患。

“夜半歌声”牵出案件。3月下旬,黄埔区公安分局穗东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反映辖内南湾社区一出租屋每晚会定时传出“歌声”,影响附近居民正常休息。民警发现,现场是一室一厅50平方米的狭小房间,居然蜗居了七八名年轻男女,房内陈设简陋,仅有4张双层铁架床和桌椅等生活必须品,床下堆满了作为传销“份数”的化妆品和行李等杂物。墙面张贴有“买一辆玛莎拉蒂”“我应该帮助500人成功”等手写标语。这是涉嫌非法传销窝点!为了不打草惊蛇,民警对屋内人员扰民行为进行劝阻后离开。分局迅速成立专案组,侦查出了一个横跨广州、东莞两地,涉案人数80多人,涉及窝点15个的非法传销组织。

雷霆出击一网打尽。4月21日凌晨5时,黄埔区公安分局集结了经侦、指挥、网警、刑警、巡侦、法制、预审、派出所等警种大批警力,分为15个抓捕小组,在广州、东莞两地开展集中抓捕。为防止出现人员聚集的疫情风险,警方在24小时内依法、高效、安全地对全部82名涉案人员完成健康检查、甄别审查、信息采集等工作,对其中15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对其他人员作出了依法处理。

警方揭开“温情洗脑”系列伎俩:

“温情洗脑”精神控制。该传销组织在出租屋内设立传销据点,并称之为“家”。由组织骨干充当“家长”,以温情关心、团建谈心、唱K聚餐等形式,营造出一种所谓“大家庭”般温暖互助的氛围。在培训中,“家长”通过邀请成功人士作为“讲师”现身说法、加入后工作轻松月入6万、提供免费培训提升能力等虚假说辞,对参加传销人员进行“洗脑”,进而实现精神控制。参与人员主要来自刚毕业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以及缺乏亲情关怀、对生活现状不满、生意失败负债的人群。其中一名“家长”在接受审讯时,仍执迷不悟地宣称自己是在“带领团队走向成功,这种投资小、回报大、风险小的‘正规网络事业’,何错之有?”

购买“份数”赚取提成。该传销组织采取五级三阶制。五级从低到高依次为一星至五星会员;三阶从低到高为:一阶的传销人员对应一、二星会员;二阶的家长对应三星会员;三阶的经理对应四、五星会员。想加入广州某贸易有限公司一起发财的唯一途径,需要购买一套价值8980元的化妆品(实际上是“三无”产品),作为进入组织的一个“份数”。购买1-4个“份数”的为一星会员,5-9个“份数”的为二星会员。最高的五星会员要购买298个“份数”,可以至少拿到近40%的高额提成。

虚构暴利红酒项目。该组织骨干成员还对传销人员虚构暴利红酒的经营项目,谎称把市场价格70元左右的低质红酒,以300多元的价格卖出去,大家一起“赚差价”。经警方侦查,这个所谓的“红酒产品”只是虚构的经营项目,“主营业务”还是8980元的会员“份数”。

管理严苛专坑亲友。该传销组织以公司管理制度为名,禁止同层级之间通过微信、电话等方式联系;实施严格“奖惩制度”,完成任务奖励少量现金、猪肉、羊肉和红酒,完不成任务的剃光头惩罚。该组织日常管理严格,规定每天从7时至22时30分的起床、早读、学习工作、开会总结时间。该组织还以建立销售团队为名,要求每个人必须买一个专用本子,列出亲戚、同学、同事、朋友的名单,名单详尽到包括年龄、爱好、收入、工作、邀约方式等各方面内容,为下一步的“拉人头”缴会费埋下伏笔。

化整为零逃避打击。该传销组织采取化整为零,分为15个窝点分散居住,将传统的集体培训模式改为以“家”为单位的小组培训,用“温情式”的团建、谈心、唱K等方式替代口号式的“洗脑”过程,以此来掩盖非法传销的特征,逃避公安机关打击。他们还不顾疫情传染风险,仍然继续以多人群居的形式开展传销活动。

警方提醒:传销骗局由来已久,花样繁多,无论传销组织如何包装,都脱不掉“发展下线,缴纳会费,没有实体,以小搏大”、宣称项目“时间短、投资小、见效快、收益高”等特征。一人陷入,累及亲友。广大群众要擦亮双眼,摈弃一夜暴富的浮躁心态,避免上当受骗。(陈毅恩 张毅涛)



 

办公电话: 88120113(瑶湖校区) | 88506059(青山湖校区)   报警电话: 88120110(瑶湖校区) | 88506110(青山湖校区)    处长信箱: email: jxsdbwc@sina.cn
校内链接:| 江西师范大学 | 师大人事处 | 师大学生处 | 师大校团委 | 软件学院 |
校外链接:| 公安部 | 安全文化网 | 南昌大学保卫处 | 四川大学保卫处 |